岳陽樓記 翻譯

發佈時間:2021-06-07 14:03:23 作者:Stephen 閱讀量:557

慶曆四年春,滕子京謫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廢具興。乃重修岳陽樓,增其舊制,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。屬予作文以記之。

慶曆四年的春天,滕子京遭貶官改任巴陵郡的太守。到了第二年,政事通達、民生和樂,各種廢弛的事務,都再度興辦起來。於是重新整修岳陽樓,擴充它舊有的規模,並且刻寫了唐代傑出者以及現代文人的詩賦作品在那上 面。囑託我寫篇文章來記述這件事。

予觀夫巴陵勝狀,在洞庭一湖。銜遠山,吞長江,浩浩湯湯,橫無際涯。朝暉夕陰,氣象萬千。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。前人之述備矣。然則北通巫峽,南極瀟湘,遷客騷人,多會於此,覽物之情,得無異乎?

依我看來,巴陵郡的美景,都集中在洞庭湖上。它銜接遠處的山嶺,容納長江的流水,洶湧澎湃,寬廣無邊。早晨陽光燦爛,傍晚暮靄沉沉,天氣、景象變化萬千,這就是岳陽樓最壯麗的景觀,以前的人所作的描述已經很詳盡了。然而向北通到巫峽,向南抵達瀟湘二水,失意的逐客、多愁的詩人,多數會集在這個地方,他們觀賞景物的心情,難道都會一樣嗎?

若夫霪雨霏霏,連月不開,陰風怒號,濁浪排空,日星隱耀,山岳潛形;商旅不行,檣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嘯猿啼。登斯樓也,則有去國懷鄉,憂讒畏譏,滿目蕭然,感極而悲者矣。

像細雨綿綿地下著,連續幾個月都不放晴的天氣。陰冷的風猛烈地吹,污濁的波浪激盪到空中,太陽、群星隱沒了光芒,山峰嶺岳遮蔽了形體;商人、旅客無法通行,帆柱傾倒、船槳斷折;到了傍晚天色昏暗,傳來一陣陣老虎怒吼及猿猴哀號的聲音。此時爬上這樓臺,就會有一種遠離祖國、懷念故鄉,擔心受惡言中傷、害怕被奸人嘲諷,滿眼淒涼,感觸至深而悲從中來的心情了。

至若春和景明,波瀾不驚,上下天光,一碧萬頃;沙鷗翔集,錦鱗游泳;岸芷汀蘭,郁郁青青;而或長煙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躍金,靜影沉璧;漁歌互答,此樂何極!登斯樓也,則有心曠神怡,寵辱偕忘,把酒臨風,其喜洋洋者矣。

遇到像春氣和暖風光明媚的天氣,水面平靜無波,從上到下的天色,橫亙 萬里一片碧澄澄;沙洲上成群的鷗鳥在飛舞、棲息,美麗的魚兒在水中游來游去;岸上的芷草、水邊的蘭花,香噴噴的長得很茂盛;有時遠近雲煙全部消散,明月普照無垠的湖面,浮泛的月色閃爍著點點金光,靜止的月影有如沉浸在水中的璧玉;漁夫的歌聲此起彼落,這樣的快樂那有止境呢!此時登上這樓臺,就會有一種胸襟開朗、精神愉悅,得失榮辱全都忘記,舉杯迎風,歡喜洋溢的心情了。

嗟夫!予嘗求古仁人之心,或異二者之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居廟堂之高,則憂其民;處江湖之遠,則憂其君。是進亦憂,退亦憂;然則何時而樂耶?其必曰: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乎!噫,微斯人,吾誰與歸!

時六年九月十五日。

唉!我曾經探討古代仁者的心思,和遷客、騷人兩者的行徑有所不同,怎樣呢?不因身外之物而高興,不因個人遭遇而悲傷。身居朝廷高位,就憂慮他的人民,身處民間邊地,就憂慮他的國君。正是進也憂慮,退也憂慮;這樣的話那要到什麼時候才快樂呢?他一定說:「在天下人還沒憂慮之前就先憂慮,在天下人都快樂之後才快樂」吧!啊,如果沒有這種人,我要去跟從誰呢!

寫作時間是慶曆六年九月十五日。

上一篇:修辭手法
下一篇:英語詞性
Stephen's Blog